刘文华(无产阶级革命家)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31 09:07:31
编辑 锁定
刘文华,祖籍河北省大兴县(今属北京市),生于北京市。毕业于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唐山交通大学,今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无产阶级革命家,历任朱德总司令秘书,后又任彭德怀副总司令秘书,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政委。他的爱人是着名女外交家龚澎。他才华横溢,善笔成文,出口成章。
中文名
刘文华
国    籍
中国
民    族
职    业
政委
毕业院校
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今西南交通大学
主要成就
历任朱德总司令秘书,后又任彭德怀副总司令秘书

刘文华人物简介

编辑
1929年,他在北平江文中学毕业后考入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唐山交通大学,今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1932年赴德国柏林科技大学攻读水利工程。他不仅自然科学课程学习成绩优秀,而且熟读中国的古典诗词,中外的文学名着,不少篇章都能背诵如流。有人回忆说:“他的聪明,对事物的了解和分析能力是我稀见的。”

刘文华人物经历

编辑
刘文华钟情的是水利工程,他憧憬着在德国学成归国后,能为治理祖国的江河献身。但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步步进逼,使中华之子刘文华再也不能埋首课本,他怀着一腔热血在国外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参加了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救亡联合会和反帝大同盟,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由于他的积极工作,很快就成上述两个组织的中坚分子和核心领导。他参与主编了《中国出路》、《抗日救亡》两个油印刊物,刘文华不辞辛苦,又编又写,又刻又印,为在旅欧侨胞中宣传抗日救亡做了许多工作。在实际斗争中,他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挽救民族危亡,1936 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一个爱国青年成长为共产主义者。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机的时候,刘文华决定回国,投笔从戎,和全国人民一起,用自己的血肉筑成扞卫祖国的新的长城。1938年1月,他随同杨虎城将军回到了日夜思念的生他养他的祖国。在西安,经过八路军办事处的介绍,辗转来到晋东南抗日前线,成了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不久被分配到太行山上的八路军总司令部秘书处,担任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的秘书。朱德见到刘文华感到很亲切,因为 20 年前他也曾留学德国。后来,刘文华又被调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的秘书。这两位总司令对海外归来的刘文华都很器重、赏识,刘文华也从两位总司令那里学习到怎样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战士。
从繁华的大城市柏林来到偏僻的烽火太行的山村,这是很大的变化,刘文华很快就适应了。他和八路军战士一样穿着被太阳晒得非黄非灰的军衣。有人说他的这套军装连国民党军队伙夫的服装都不如。但他毫不在意,穿着它代表八路军出入于国民党军队的司令部。他和八路军的战士融为一体,在工作之余,他帮助炊事员、饲养员学习文化。他严格按照一个共产党员和八路军战士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努力学习,党需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他虽然已投笔从戎了,但他没有忘记水利工程,他仍然怀着满腔热情,期待着打败日本侵略者之后能治理祖国的江河,为人民谋利益。他回国后,个人只保留了两件学生时代的纪念品——钢尺与计算尺。有人问他:“你六七年前的东西都丢光了,现在做的事和工程师毫无关系,将来你还是改行吧!”但他摇摇头,回答说:“我将来要做一个共产党员工程师,现在我已在锻炼自己党的意识和提高自己马列主义的认识,这不能说和工程师无关。”
在太行山上,刘文华爱上了同在八路军总司部秘书处工作的龚澎(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她是燕京大学毕业生,抗战后投奔延安,后来也到了太行山——抗日最前线。在彭德怀的促成下,两人在1940年1月在太行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里结婚。他们没有举行任何结婚仪式,没有喜宴,没有结婚的新装,只是在村前的一棵小杨树上,用对爱情的忠贞刻上两个人的名字和结婚的日期。他们期盼诚挚的爱情能像小杨树一样生长,天长日久。
但新婚未及一日,龚澎接到了调往重庆中共南方局任职的通知。当时朱总司令征求过他们的意见,说中央组织部可能不知道他们结婚的事,如果龚澎仍然愿意留在八路军总部工作,朱总司令可以和周恩来同志商量,不调或晚调龚澎到重庆也行。但他们为了工作的需要,谢绝了组织的照顾。1940年8月30日,刘文华送别龚澎,看着亲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太行山道两旁的密林深入。他们双方约定,刘文华每 10 天写一封信给龚澎,鸿雁传书,寄托思念。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这次生离竟成了永别。龚澎走后,刘文华调任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政委,与司令员秦基伟(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防部长,上将)共事。刘文华纵马太行,英勇作战。一次行军路上,斑疹伤寒初愈就随军出征作战的刘文华因突发盲肠炎,迅速转为腹膜炎,由于在战争环境,又在偏僻的敌后农村,缺医少药,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医治,约在一九四二年六七月间,刘文华身殉太行。在剧烈的疼痛而引起的痛苦的抽搐中,刘文华用他颤抖的手写下了催人泪下的遗书:
“我现受着有生以来没有遇到的痛苦,倘若我是普通的人,宁愿自杀,他对共产主义者。这是懦弱的表示。我感觉,就是在与民族敌人苦斗面前,我一定会苦斗到最后一息。就是死,我也不愿违背共产主义者 。我相信中共中央毛泽东同志,相信坐镇华北抗日的彭德怀同志,相信党的土地政策,‘三三’制政策,相信新民主主义,相信共产主义。我爱我的同志,我亦有时怪他们,那是为了帮助他们。但是我恨仇敌人。我人妻子我在想她。我如有不测,让他嫁人。只要她不脱离革命,她就永远对得起我的。”
在重庆的周恩来得知刘文华病逝的消息,得知龚澎新婚离别的情况后,就没有马上告诉正在病中,又遭父丧的龚澎。此前,周恩来一直向华北方面提议调刘文华来重庆工作。终因前方工作离不开,路途遥远,无法南来。数日之后,龚澎病愈出院一再催问下,才告诉她刘文华逝世的消息。“当龚澎得知这一不幸消息,十分悲痛。她在那间阴暗的小屋里,用被子蒙住全身,独自伤心。我们谁也难以使她悲痛的心安静些。过了一天,邓颖超大姐安慰她,劝勉她。恩来同志也找她详谈,才使她的心情慢慢平复。不久她写了一篇充满感情的文章,纪念她的战友,登载在《新华日报》上。”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小说 将领 其他 作家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