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承嗣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31 09:07:28
编辑 锁定
田承嗣(705年-779年),字承嗣,平州卢龙(今河北卢龙)人,唐朝中期军阀。
田承嗣行伍出身,原为安禄山部将,累功至武卫将军,随其反唐,并攻陷洛阳。安史之乱失败后在莫州降唐,并依靠仆固怀恩,被封为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在魏博,不听朝廷诏令,俨若独立,朝廷为了笼络他,加封他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赐爵雁门郡王,他却愈发骄纵。
大历十年(775年),田承嗣占据相卫四州,使得朝廷征发诸镇征讨。田承嗣起初屡遭挫败,后暗中勾结李正己,离间李宝臣与朱滔,又上表请罪,最终得到朝廷赦免。次年,田承嗣又援助李灵曜叛乱,并在其失败后再次上表请罪。
田承嗣占据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拥兵五万,朝廷难以调动,藩镇割据日渐严重。大历十四年(779年),田承嗣病死,并将节度使之位传于侄子田悦,开藩镇世袭之先例。
中文名
田承嗣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平州卢龙
出生日期
705年
逝世日期
779年3月4日
职    业
军阀
主要成就
担任节度使、割据魏博
官    职
魏博节度使、同平章事
爵    位
雁门郡王

田承嗣人物生平

编辑

田承嗣追随安史

田承嗣家族世代为卢龙军裨校,父祖以豪侠闻名辽碣。田承嗣早年曾是安禄山部将,任前锋兵马使,因征讨奚族契丹有功,升任左清道府率、武卫将军[1] 
755年(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在范阳起兵反唐,田承嗣与张忠志(即李宝臣)担任前锋,攻陷河洛。后来,安禄山发现田承嗣治军严整,便让他镇守颍川(今河南禹州)。[2] 
757年(至德二年),田承率军攻打南阳。当时,鲁炅坚守南阳数月,城中兵粮奇缺,一只老鼠都能卖到四百钱,死者相枕。田承嗣攻破南阳,而鲁炅则突围而出,退守襄阳。田承嗣穷追不舍,转战二天,见襄阳一时难以攻破,便班师而还。同年十月,郭子仪收复洛阳,田承嗣在颍川降唐。不久,安庆绪退守相州(今河南安阳)。田承嗣再次叛唐,与蔡希德、武令榔合军北上,驰援相州[3-4] 
759年(乾元二年),史思明兴兵南下,田承嗣担任前锋,再次攻陷洛阳,被任命为魏州(今河北大名北)刺史。762年(宝应元年),官军再次收复洛阳,田承嗣随史朝义退守莫州(今河北任丘北)。[5-6] 

田承嗣投降朝廷

763年(广德元年),田承嗣见官军已收复大部分州郡,又知史朝义不肯投降,便欺骗他道:“您不如返回幽州,催促李怀仙发兵,我坚守莫州,仆固瑒(仆固怀恩之子)也难以破城。”史朝义听从了田承嗣的建议,临行更对他说:“我满门一百余口,都托付给你了。”田承嗣顿首流涕的答应。[7] 
史朝义走后,田承嗣召集众将,道:“我们效力于燕国,先后攻破河北一百五十多座城池,挖坟掘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如今该何去何从呢?自古祸福无常,只有识时务的人,才能转危为安。天亮之后,我打算出降,你们以为如何?”众将都同意。天亮后,田承嗣命人将史朝义的家眷送往仆固瑒营中,向官军投降。[8] 
仆固瑒约定日期受降,田承嗣却害怕不能保全自身,便诈称有病,不肯出城。仆固瑒又欲入城捉拿田承嗣,却因他身旁排列着许多刀斧手而无从下手。田承嗣以重金行贿,才得幸免。后来,田承嗣与李宝臣、李怀仙、薛嵩前往仆固怀恩营中谢罪,表示愿为他效力。[9] 
当时,叛乱初平,城池残破,朝廷数次大赦天下,对安史旧将多既往不咎。而仆固怀恩也担心平乱后荣宠减弱,有意将安史旧将引作外援,于是让田承嗣四人统辖河北各郡。田承嗣被任命为检校户部尚书、郑州刺史,又改任魏州刺史、贝博沧瀛等州防御使。不久,田承嗣升任魏博节度使。[10] 

田承嗣割据魏博

田承嗣为人深沉猜忌、好逞勇武,虽然表面上接受朝廷命令,暗中却只图谋巩固自身。他收取重税、整修武备、统计户口,强拉兵丁,因此几年之内,部众多达十万。田承嗣还挑选魁梧有力的战士一万名充作自己的卫兵,称为衙兵。他在境内自任官吏,自取赋税
京剧脸谱中的田承嗣 京剧脸谱中的田承嗣
,名义上虽为朝廷藩镇,却从未履行过臣子的义务。[12] 
773年(大历八年),田承嗣为安史父子建立祠堂,尊为“四圣”,又上表朝廷,求任宰相。唐代宗因百姓长期遭受虐害,对田承嗣非常宽容,只是派人劝其毁掉祠堂,并封他为检校尚书仆射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雁门郡王。后来,唐代宗将魏州升格为大都督府,任命田承嗣为长史,又将永乐公主下嫁其子田华,希望能笼络其心。但是,田承嗣生性凶顽,愈加放肆。[13-14] 
775年(大历十年),昭义军兵马使裴志清在田承嗣引诱下,举兵作乱,驱逐节度留后薛崿(又作薛萼),率部归附魏博。田承嗣以救援为借口,趁机袭取相州。唐代宗命内侍孙知古赴魏州告谕田承嗣,让他恪守本境。田承嗣却拒不奉诏,仍派大将卢子期攻取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杨光朝攻取卫州(今河南汲县),还诱使卫州刺史薛雄归附自己,被拒绝后暗中派人将其妻子老小屠杀殆尽。不久,田承嗣占据相卫四州之地,自己任命官吏,并将精兵良马全部带回魏州。[15] 

田承嗣大战河北

当时,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淄青节度使李正己都与田承嗣有矛盾,听闻田承嗣抗拒朝廷,纷纷上表,请求征讨。同年四月,唐代宗贬田承嗣为永州刺史,并命李宝臣、李正己与河东薛兼训、幽州朱滔、昭义李承昭、淮西李忠臣、永平李勉、汴宋田神玉等八位节度使派兵前往魏博,准备征讨田承嗣。[16-17] 
不久,田承嗣部将霍荣国在磁州(今河北磁县)投降官军,李正己攻占德州,李忠臣围困卫州,而田承嗣派去攻打冀州(今河北冀县)的裴志清也投降了李宝臣。田承嗣只得亲自进兵冀州,却被李宝臣击败,烧毁辎重才得以逃回。八月,田承嗣见各镇兵马围拢,部将大多叛逃,非常恐惧,只得遣使进献降表,表示愿意归附朝廷,不久又命卢子期进犯磁州。[18] 
九月,李宝臣与李正己合力围困贝州(今河北清河西北),田承嗣出兵解救。因朝廷对二李所部赏赐各有厚薄,士卒多有怨言,二李担心军队哗变,自行撤军。不久,李宝臣与朱滔合攻沧州,在田承嗣堂弟田庭玠的抵抗下,一时难以破城。[19] 
十月,卢子期在清水被李宝臣与李承昭俘虏,斩于京师,田承嗣之侄田悦也在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兵败。田承嗣便遣使将境内户口、甲兵谷帛册籍献给李正己,道:“我田承嗣今年八十六了,时日无多,儿子不肖,侄辈孱弱,我所有的一切,以后都是您的,怎敢让您劳师兴兵呢?”并跪拜在李正已的使者面前,亲自奉予簿书,又悬挂李正已画像,每日焚香祷拜。李正己非常高兴,于是按兵不动,河南诸镇也不敢轻易进兵。田承嗣解除南顾之忧,得以专心应对北方。[20] 
这时,朝廷派中使马承倩慰劳李宝臣。李宝臣赠送缣帛百匹,马承倩却嫌礼薄,掷于道中,并肆意辱骂。李宝臣大怒,在兵马使王武俊的劝说下,从此消极作战。田承嗣知道李宝臣是范阳人,常想占据幽州,于是命人在石头上刻上谶语:“二帝同功势万全,将田为侣入幽燕。”暗中埋在范阳境内,又让望气者声称范阳有王气。李宝臣掘得谶石后,田承嗣又命人游说道:“您和朱滔一同攻取沧州,也归朝廷所有,不是您的。如果您能放过我田承嗣,我就把沧州献给您,还愿与您一起攻取范阳。您以精骑为前驱,我以步军殿后,攻取天下易如反掌。”李宝臣大喜,认为此事和谶语相符,便与田承嗣图谋范阳,而田承嗣也陈兵边境。[21] 
李宝臣连夜袭破朱滔,进击范阳,但见雄武军使刘怦已有防备,不敢贸然进军。田承嗣见二镇交兵,便撤军南还,并派人对李宝臣道:“我境内有事,就不和您周旋了。石头上的谶语,是我戏弄您的。”李宝臣又惭又怒,只得退兵。[22] 

田承嗣晚年生活

后来,田承嗣两次上表,请求入朝谢罪,李正己也屡次上表为他说情,请朝廷允许他改过自新。776年(大历十一年),唐代宗下诏,赦免田承嗣之罪,恢复官爵,准许他与家属一起入朝,对所部将领一概不予追究。但是田承嗣逗留不肯入朝,不久便又侵入滑州(今河南滑县),击败李勉。[23-24] 
同年八月,汴宋留后李灵曜作乱,朝廷命李忠臣、李勉、李正己与河阳三城节度使马燧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前往征讨,而田承嗣则派田悦救援。田悦击败李勉部将杜如江、李正己部将尹伯良,进军汴州(今河南开封),屯兵城北,却被马燧、李忠臣击败,只身逃走。李灵曜出逃途中,在韦城被杜如江擒获,送往京师斩首。[25-26] 
777年(大历十二年),因田承嗣始终不肯入朝,又援助李灵曜叛乱,唐代宗再次下诏讨伐。田承嗣上表请罪,唐代宗便又赦免其罪,恢复官爵,还免其入朝。当时,田承嗣占据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拥兵五万,与其他藩镇既有矛盾又相互勾结,表面听命于朝廷,实则不遵法令,官爵、甲兵、租赋刑杀尽皆自专,并修筑堡垒、整治武备。唐代宗对此,也束手无策。[27] 
779年(大历十四年),田承嗣病逝,终年七十五岁,遗命其侄田悦承袭其位,并命儿子辅佐。不久,朝廷封田悦为魏博留后,追赠田承嗣为太保[28-29] 

田承嗣轶事典故

编辑
魏博节度使田承嗣肺部患病,天气一热就病情加重,因此常说:“山东天气比较凉快,我若能驻守山东,还能多活几年。”他从军中选拔了三千勇士,称为外宅男,给其优厚的待遇,命他们在衙门口和宅院内值班,并欲在适当时机吞并潞州。潞州节度使薛嵩知道后,日夜忧愁,却无良策。薛嵩的婢女红线剑术超人,且有仙术,请命前往魏博,夜入田承嗣卧室,盗得其枕边金盒。薛嵩派人给田承嗣送信道:“昨晚有人从魏州来,从您床头上拿了一个金盒,我不敢留下,特派专使连夜送还。”使者半夜登门,将金盒交给田承嗣,田承嗣惊异得几乎晕倒。次日,田承嗣解散外宅男,并命人赠送厚礼给薛嵩,从此与薛嵩修好。[30] 

田承嗣人物评价

编辑
王夫之:① 田承嗣、李正己株守一隅,阻兵抗命,虽可负固以予雄,终非良久之谋也。[31]  ② 幽、燕、河、济,贼所纠合之蕃兵、突骑皆生存,而枭雄之心未艾,田承嗣、薛嵩、朱希彩之流,狼子野心,习于战斗,狃于反覆,于斯时也,虽李、郭固无如之何,而下此者尤非其敌也。[32]  ③ 河朔自薛嵩、田承嗣以来,世怙其逆,非但其帅之稔恶相仍也,下而偏裨,又下而士卒,皆利于负固阻兵,甘心以携贰于天子。[32]  ④ 故田承嗣、薛嵩、李宝臣之流,非有雄武机巧之足以抗天下,而唐之君臣,目睨之而不能动摇其毫发。非诸叛臣之能也,河北之骄兵悍民、气焰已成,而不可扑也。[33]  ⑤ 安、史之平,代宗不能抚有,田承嗣起而收之以自雄,为藩镇之戎首。幽、燕、沧、冀、兖、郓、淄、青之不逞,皆恃魏博之强,扼大河以互塞河南而障蔽之。[34] 
白寿彝:田承嗣是安史之乱中的干将,他骁勇善战,又狡诘多算,反复无常。降唐后,又桀骜不驯,悍然劫夺他州郡,与朝廷分庭抗礼,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致使河北三镇,“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田承嗣则是其罪魁祸首。[35] 

田承嗣家庭成员

编辑
祖父:田璟,曾任郑州司马[36] 
父亲:田守义,曾任安东都护府副都护。[36] 
兄弟:田庭琳[36] 
儿子:田维(魏州刺史)、田朝(神武将军)、田华(太常少卿、驸马都尉)、田绎、田纶、田绾、田绪(魏博节度使、驸马都尉)、田绘、田纯、田绅、田缙(右领军将军[36-37] 
女儿:田氏,嫁李宝臣之弟李宝正。[38] 

田承嗣史籍记载

编辑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九十一》[39]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五·藩镇魏博》[40]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七·唐纪三十三》[41]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唐纪三十五》[4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唐纪三十六》[43]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一·唐纪三十七》[44]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唐纪三十八》[45]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三·唐纪三十九》[46]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唐纪四十》[47]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五·唐纪四十一》[48] 
参考资料
  • 1.    《旧唐书·田承嗣传》:世事卢龙军为裨校,祖璟,父守义,以豪侠闻于辽、碣。​承嗣,开元末为军使安禄山前锋兵马使,累俘斩奚、契丹功,补左清道府率,迁武卫将军。
  • 2.    《新唐书·田承嗣传》:禄山反,与张忠志为贼前驱,陷河、洛。尝大雪,禄山按行诸屯,至其营,若无人,已而擐甲列卒,阅所籍,不缺一人,禄山异其能,使守颍川。
  • 3.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山南东道节度使鲁炅守南阳,贼将武令珣、田承嗣相继攻之。城中食尽,一鼠直钱数百,饿死者相枕藉。……炅在围中凡周岁,昼夜苦战,力竭不能支,壬戌夜,开城,帅馀兵数千突围而出,奔襄阳,承嗣追之,转战二日,不能克而还。
  • 4.    《新唐书·田承嗣传》:郭子仪平东都,承嗣以郡降,俄而复叛。安庆绪奔邺,承嗣自颍川来,与蔡希德、武令榔合兵六万,庆绪复振,抗王师。
  • 5.    《旧唐书·田承嗣传》:禄山败,史朝义再陷洛阳,承嗣为前导,伪授魏州刺史。
  • 6.    《新唐书·田承嗣传》:岁馀,史思明乱,承嗣又为贼导,及朝义败,与共保莫州。
  • 7.    《新唐书·史朝义传》:明年正月,阅精兵,欲决死。承嗣谓朝义:“不如身将骁锐还幽州,因怀仙悉兵五万还战,声势外张,胜可万全。臣请坚守,虽瑒之强,不遽下。”朝义然纳,以骑五千夜出,比行,握承嗣手,以存亡为托。承嗣顿首流涕。将行,复曰:“阖门百口,母老子稚,今付公矣。”承嗣听命。
  • 8.    《新唐书·史朝义传》:少选,集诸将曰:“吾与公等事燕,下河北百五十馀城,发人冢墓,焚人室庐,掠人玉帛,壮者死锋刃,弱者填沟壑,公门华胄,为我厮隶,齐姜、宋子,为我扫除。今天降鉴,吾等安所归命?自古祸福亦不常,能改往修今,是转危即安矣。旦日且出降,公等谓何?”众咸曰:“善。”黎明,使人号城上曰:“朝义夜半走矣,胡不追贼?”信未信,承嗣将朝义母及妻孺诣瑒垒,于是诸军率轻兵追之。
  • 9.    《新唐书·田承嗣传》:瑒虑下生变,即约降。承嗣诈疾不出,瑒欲驰入取之,承嗣列千刀为备,瑒不得志,承嗣重赂之以免。乃与张忠志、李怀仙、薛嵩皆诣仆固怀恩谢,愿备行间。
  • 10.    《旧唐书·田承嗣传》:帝以二凶继乱,郡邑伤残,务在禁暴戢兵,屡行赦宥,凡为安、史诖误者,一切不问。时怀恩阴图不轨,虑贼平宠衰,欲留贼将为援,乃奏承嗣及李怀仙、张忠志、薛嵩等四人分帅河北诸郡,乃以承嗣检校户部尚书、郑州刺史。俄迁魏州刺史、贝博沧瀛等州防御使。居无何,授魏博节度使。
  • 11.    京剧脸谱田承嗣  .中国戏曲网[引用日期2014-03-22]
  • 12.    《旧唐书·田承嗣传》:承嗣不习教义,沉猜好勇,虽外受朝旨,而阴图自固。重加税率,修缮兵甲;计户口之众寡,而老弱事耕稼,丁壮从征役,故数年之间,其众十万。仍选其魁伟强力者万人以自卫,谓之衙兵。郡邑官吏,皆自署置。户版不籍于天府,税赋不入于朝廷,虽曰藩臣,实无臣节。
  • 13.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魏博节度使田承嗣为安、史父子立祠堂,谓之四圣,且求为相;上令内侍孙知古因奉使讽令毁之。冬,十月,甲辰,加承嗣同平章事以褒之。
  • 14.    《旧唐书·田承嗣传》:代宗以黎元久罹寇虐,姑务优容,累加检校尚书仆射、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雁门郡王,赐实封千户。及升魏州为大都督府,以承嗣为长史,仍以其子华尚永乐公主,冀以结固其心,庶其悛革。而生于朔野,志性凶逆,每王人慰安,言词不逊。
  • 15.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魏博节度使田承嗣诱昭义将吏使作乱。……春,正月,丁酉,昭义兵马使裴志清逐留后薛萼,帅其众归承嗣。承嗣声言救援,引兵袭相州,取之。……戊申,上命内侍孙知古如魏州谕田承嗣,使各守封疆;承嗣不奉诏,癸丑,遣大将卢子期取洺州,杨光朝攻卫州。……二月,乙丑,田承嗣诱卫州刺史薛雄,雄不从,使盗杀之,屠其家,尽据相、卫四州之地,自置长吏,掠其精兵良马,悉归魏州。
  • 16.    《新唐书·田承嗣传》:帝乃下诏贬承嗣永州刺史,许一子从,悦及诸子皆逐恶地。诏河东节度使薛兼训、成德李宝臣、幽州朱滔、昭义李承昭、淄青李正己、淮西李忠臣、永平李勉、汴宋田神玉等兵六万掎角进,若承嗣不承命,听在所讨执,以军法从事。
  • 17.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初,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淄青节度使李正己,皆为田承嗣所轻。……及承嗣拒命,宝臣、正己皆上表请讨之,上亦欲因其隙讨承嗣。夏,四月,乙未,敕贬承嗣为永州刺史,仍命河东、成德、幽州、淄青、淮西、永平、汴宋、河阳、泽潞诸道发兵前临魏博,若承嗣尚或稽违,即令进讨。
  • 18.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五月,乙未,承嗣将霍荣国以磁州降。丁未,李正己攻德州,拔之。李忠臣统永平、河阳、怀、泽步骑四万进攻卫州。六月,辛未,田承嗣遣其将裴志清等攻冀州,志清以其众降李宝臣。甲戌,承嗣自将围冀州,宝臣使高阳军使张孝忠将精骑四千御之,宝臣大军继至;承嗣烧辎重而遁。田承嗣以诸道兵四合,部将多叛而惧,秋,八月,遣使奉表,请束身归朝。……己丑,田承嗣遣其将卢子期寇磁州。
  • 19.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李宝臣、李正己会于枣强,进围贝州,田承嗣出兵救之。两军各飨士卒,成德赏厚,平卢赏薄;既罢,平卢士卒有怨言,正己恐其为变,引兵退,宝臣亦退。……宝臣与朱滔攻沧州,承嗣从父弟庭玠守之;宝臣不能克。
  • 20.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卢子期攻磁州,城几陷;李宝臣与昭义留后李承昭共救之,大破子期于清水,擒子期至京师;斩之。河南诸将又大破田悦于陈留;田承嗣惧。初,李正己遣使至魏州,承嗣囚之,至是,礼而遣之,遣使尽籍境内户口、甲兵、谷帛之数以与之,曰:“承嗣今年八十有六,溘死无日,诸子不肖,悦亦孱弱,凡今日所有,为公守耳,岂足以辱公之师旅乎!”立使者于廷,南向,拜而授书;又图正己之像,焚香事之。正己悦,遂按兵不进。于是河南诸道兵皆不敢进。承嗣既无南顾之虞,得专意北方。
  • 21.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上嘉李宝臣之功,遣中使马承倩赍诏劳之;将还,宝臣诣其馆,遣之百缣,承倩诟詈,掷出道中,宝臣惭其左右。兵马使王武俊说宝臣曰:“今公在军中新立功,竖子尚尔,况寇平之后,以一幅诏书召归阙下,一匹夫耳,不如释承嗣,以为己资。”宝臣遂有玩寇之志。承嗣知范阳宝臣乡里,心常欲之,因刻石作谶云:“二帝同功势万全,将田为侣入幽燕。”密令瘗宝臣境内,使望气者言彼有王气,宝臣掘而得之。又令客说之曰:“公与朱滔共取沧州,得之,则地归国,非公所有。公能舍承嗣之罪,请以沧州归公,仍愿从公取范阳以自效。公以精骑前驱,承嗣以步卒继之,蔑不克矣。”宝臣喜,谓事合符谶,遂与承嗣通谋,密图范阳,承嗣亦陈兵境上。
  • 22.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滔军于瓦桥,宝臣选精骑二千,通夜驰三百里袭之,戒曰:“取貌如射堂者。”时两军方睦,滔不虞有变,狼狈出战而败,会衣他服得免。宝臣欲乘胜取范阳,滔使雄武军使昌平刘怦守留府。宝臣知有备,不敢进。承嗣闻幽、恒兵交,即引军南还,使谓宝臣曰:“河内有警,不暇从公,石上谶文,吾戏为之耳!”宝臣惭怒而退。
  • 23.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田承嗣请入朝,李正己屡为之上表,乞许其自新。……二月,庚辰,田承嗣复遣使上表,请入朝。上乃下诏,赦承嗣罪,复其官爵,听与家属入朝,其所部拒朝命者,一切不问。秋,七月,田承嗣遣兵寇滑州,败李勉。
  • 24.    《新唐书·田承嗣传》:十一年,帝遣谏议大夫杜亚持节至魏受其降,许阖门还京师,赦魏博所管与更始。承嗣逗留不至。其秋,复略滑州,败李勉兵。
  • 25.    《新唐书·田承嗣传》:会李灵耀以汴州叛,诏忠臣、勉、河阳马燧合讨。灵耀求救于魏,承嗣使悦将兵三万赴之,败勉将杜如江、正己将尹伯良,死者殆半,乘胜屯汴北郛,与灵耀合。燧、忠臣逆击,破之,悦脱身遁,斩获数万。灵耀东走,欲归承嗣,为如江所禽,并魏将常准献京师。
  • 26.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李灵曜既为留后,益骄慢,悉以其党为管内八州刺史、县令,欲效河北诸镇。甲申,诏淮西节度使李忠臣、永平节度使李勉、河阳三城使马燧讨之。淮南节度使陈少游、淄青节度使李正己皆进兵击灵曜。……田承嗣遣田悦将兵救灵曜,败永平、淄青兵于匡城,乘胜进军汴州,乙巳,营于城北数里。丙午,忠臣遣裨将李重倩将轻骑数百夜入其营,纵横贯穿,斩数十人而还,营中大骇;忠臣、燧因以大军乘之,鼓噪而入,悦众不战而溃,悦脱身北走,将士死者相枕藉,不可胜数。灵曜闻之,开门夜遁,汴州平。丁未,灵曜至韦城,永平将杜如江擒之。……甲寅,李勉械送李灵曜至京师;斩之。
  • 27.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田承嗣竟不入朝,又助李灵曜,上复命讨之。承嗣乃复上表谢罪。上亦无如之何,庚午,悉复承嗣官爵,仍令不必入朝。……是时田承嗣据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李宝臣据恒、易、赵、定、深、冀、沧七州,各拥众五万;梁崇义据襄、邓、均、房、复、郢六州,有众二万;相与根据蟠结,虽奉事朝廷而不用其法令,官爵、甲兵、租赋、刑杀皆自专之,上宽仁,一听其所为。朝廷或完一城,增一兵,辄有怨言,以为猜贰,常为之罢役;而自于境内筑垒、缮兵无虚日。以是虽在中国名蕃臣,而实如蛮貊异域焉。
  • 28.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二月,癸未,魏博节度使田承嗣薨。有子十一人,以其侄中军兵马使悦为才,使知军事,而诸子佐之。甲申,以悦为魏博留后。
  • 29.    《新唐书·田承嗣传》:十四年死,年七十五,赠太保。
  • 30.    《太平广记·豪侠三》:田承嗣常患肺气,遇热增剧。每曰:“我若移镇山东,纳其凉冷,可以延数年之命。”乃募军中武勇十倍者,得三千人,号外宅男,而厚其恤养。常令三百人夜直州宅,卜选良日,将并潞州。嵩闻之,日夜忧闷,咄咄自语,计无所出。……红线曰:“此易与耳,不足劳主忧焉。暂放某一到魏城,观其形势,觇其有无。今一更首途,二更可以复命。请先定一起马使,具寒喧书。其他即待某却回也。”……惊而起问,即红线回矣。嵩喜而慰劳曰:“事谐否?”红线曰:“不敢辱命。”又问曰:“无伤杀否?”曰:“不至是,但取床头金合为信耳。”……嵩乃发使入魏,遗田承嗣书曰:“昨夜有客从魏中来云,自元帅床头获一金合,不敢留驻,谨却封纳。”专使星驰,夜半方到。承嗣遽出,使者乃以金合授之。捧承之时,惊怛绝倒。……明日,专遣使赍帛三万匹、名马二百匹、杂珍异等,以献于嵩曰:“某之首领,系在恩私。便宜知过自新,不复更贻伊戚。专膺指使,敢议亲姻。彼当捧毂后车,来在麾鞭前马,所置纪纲外宅儿者,本防他盗,亦非异图。今并脱其甲裳,放归田亩矣。”由是一两个月内,河北河南信使交至。
  • 31.    读通鉴论:卷二十三 代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32.    读通鉴论:卷二十五 宪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33.    读通鉴论:卷二十六 穆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34.    读通鉴论:昭宣帝 卷二十七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35.    中国通史:第六卷隋唐时期 丁编传记 田承嗣  .中华文化网[引用日期2014-03-22]
  • 36.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五(三公田氏)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37.    《旧唐书·田承嗣传》:有子十一人:维、朝、华、绎、纶、绾、绪、绘、纯、绅、缙等。维为魏州刺史;朝,神武将军;华,太常少卿、驸马都尉,尚永乐公主,再尚新都公主;余子皆幼。
  • 38.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宝臣弟宝正娶承嗣女。
  • 39.    旧唐书:田承嗣传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0.    新唐书:田承嗣传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1.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三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2.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3.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4.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七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5.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八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6.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九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7.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 48.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一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3-22]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军事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