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守珪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31 09:07:25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张守圭一般指张守珪
张守珪(公元684年-740年),字元宝,唐代陕州河北(今山西平陆)人,[1]  唐朝名将。他的一生是在战争中渡过的,长期戍边,戎马倥偬,从一名下级军官成长为威震一方的边帅。其主要事迹在唐中宗、睿宗和玄宗时期,由于战功卓越,累官至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赐南阳郡开国公。在唐玄宗李隆基统治期间,他多次与突厥、吐蕃、契丹等少数民族作战,是抵御北方入侵的着名戍边将领,且足智多谋、胆略过人、英勇善战、治军有方,立下赫赫战功,对开创唐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本    名
张守珪
别    称
张元宝
所处时代
唐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陕州河北(今山西平陆)
出生时间
684年
去世时间
740年
主要作品
《贺破突厥状》
主要成就
开创唐王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
职    业
军事家
生    涯
二十余载东征西战的戍边生涯

张守珪人物生平

编辑

张守珪少年得志

张守珪早年跟随父辈流落边塞,自幼天资聪颖,生得高大魁伟,仪表俊堂;又性格豪爽大气,充满正气义感,善奔骑精猎射。青年时期,他在郭虔瑾的部下任职,曾在北庭镇与突厥侵略者作战。有一次他奉命领兵援救,在半路上与敌军相遇,其身先士卒,奋力苦战,杀敌千余人,生擒敌军统领一人。因骁勇善战,颇为当地州府官吏的重视。[2] 

张守珪因功升迁

开元初,在瓜州平乐府任别将,后随从北庭都护府右饶卫将军郭虔瑾门下镇守北庭。当时吐蕃、突厥、契丹等部族屡犯北庭、瓜州一带,虔瑾派张守珪入京奏事,他向朝廷上书,面陈利害,自请领兵,从蒲昌、轮台两翼进攻,又一次击败了突厥军的入侵,在每次战斗中由于发挥了独立作战的组织指挥才能而攻必克,因功特加济南将军。不久之后,他调往幽州良社府任果毅,受到幽州刺史卢齐卿的敬重。后又因战功升为左金吾员外将军、建康军使[3] 

张守珪累败吐蕃

开元十五年(727年),吐蕃进掠河西地区,攻陷瓜州。为了扭转战局,抵御吐蕃入侵,玄宗调张守珪为瓜州刺史,兼墨离军使。
张守珪接到任命后带少数亲兵往瓜州上任,时值吐蕃军队撤离不久,瓜州城劫掠之余残破不堪,而吐蕃又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形势非常严峻。时不我待,张守珪马上组织留存的军民修筑州城,但刚把修城用的板堞立好,吐蕃军队突然驰临城下。城中军民见状,相顾失色,仓猝临敌,均无斗志。但张守珪却非常冷静,他先布置军民固守,之后命人在城上摆酒席,歌舞作乐,会集将士饮宴。这时吐蕃已把瓜州城团团围住,见城上唐军饮酒作乐,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时摸不着头脑
唐与吐蕃 唐与吐蕃
,迟疑观望半晌,不敢贸然攻城而退。张守珪在城上见吐蕃退去,立刻命军士追击,此时吐蕃兵并无斗志,大败逃奔。战后,张守珪因功加封银青光禄大夫宣威将军、左领卫率。朝廷为了加强对吐蕃的防御,又特置瓜州都督府,以张守珪为都督[4] 
开元十六年(728年),吐蕃大将悉末朗领兵进攻唐瓜州,被张守珪所败。战后张守珪被封为右羽林将军、兼鄯州都督、持节陇右经略节度使
开元十七年(729年),为了打击吐蕃,瓜州都督张守珪与沙州刺史贾师顺各率所部兵马向吐番大同军发起突然袭击。由于行动突然,吐蕃军毫无防范,唐军大获全胜。
开元十八年(730年),吐蕃遣使致书求和。[5] 

张守珪平定契丹

开元二十一年(733年),玄宗遂下令进调张守珪移镇幽州,迁任幽州节度使。当时活动于幽州东北部的契丹、奚势力强大,尤其契丹牙官可突干有勇有谋,经常侵唐边境,以前幽州长史赵含章、薛楚玉等人,对可突干的进攻都无能为力。张守珪到任后,整顿军政,激励将士,伺机主动出击契丹,频频取得胜利。诏封张守珪兼御史中丞营州都督,河北节度副大使及河北采访处置使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契丹首领屈剌与可突干对张守珪非常害怕,他们感到在战场上取胜无望,于是改变策略遣使诈降,以求一逞。但他们的计谋被张守珪识破,张守珪将计就计派部将王悔去屈剌营帐商量受降事宜。屈剌并无降意,想杀死王悔。王悔早有警惕,时值契丹另一首领李过折与可突干争权成隙,王悔利用矛盾,劝诱李过折斩屈剌和可突干。之后,王悔率李过折及契丹余部归降唐朝。张守珪受降后,率军北出至紫蒙川检阅军队,宴赏将士,并将屈剌、可突干的斩首送往东都,悬挂在天津桥的南门。[6] 

张守珪功勋卓着

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张守珪奉命亲往东都献捷,被以“藉田”吉礼会见结束后,还下令准许臣民会聚饮酒为乐,并让张守珪回宗庙饮酒庆功祝捷。玄宗亲自赋诗推崇偏爱他,被封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并赐予金银彩绸等奖赏。他的两个儿子因此授予官职,并在幽州为张守珪立碑记功。[7] 

张守珪晚节不保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部将赵堪等人假借张守珪之名,令平卢军使乌知义截击契丹、奚余众于潢水之北,先胜后败。部将假传诏命导致了这次败绩,本以惨痛教训引以为鉴,重整军威,以利再战。但张守珪好大喜功,隐瞒败绩而谎报军情,事实泄漏后玄宗派遣内常侍牛仙童前往幽州查考实情。张守珪用重金厚礼赂贿皇上派来的使者,还上书疏奏跟以前一样的实情辩解。后来牛仙童因为受赃一事被人发觉,张守珪以旧功减罪,被贬为括州刺史。
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六日(740年6月4日),在括州官舍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赠凉州都督。同年葬于洛阳北邙山[8] 

张守珪主要成就

编辑

张守珪军事政治

唱空城计
开元十五年(727年)张守珪提升为瓜州刺史,任职期间据史籍记载:“修城池,筑河堤;形成了稳定的政治局面,使劳动人民得以休养生息。当吐蕃军队来犯时,以空城计退敌并大败之,称之为唐与吐蕃瓜州之战
幽州凯捷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张守珪移镇幽州时。一到任马上整顿军政,激励将士,一方面积极整顿兵马,训练士卒;另一方面加强幽州城防,垒高加厚城墙。伺机主动出击契丹,频频取得胜利,六月取得大破契丹献捷,显示了张守珪卓越治军才能。[9] 

张守珪农业经济

治理瓜州
瓜州地处西陲,气候恶劣,地多属于沙漠,不宜耕作种田,而且每年雨量极少,当地农民只能依靠雪水来灌溉田地。由于吐蕃连年侵扰,渠堰均遭毁坏,加上田地种植的林木很少,又难以修善,致使农业生产遇到了严重困难。张守珪对此极为重视,迅速组织人力、物力修复渠堰,使水道畅通,以利灌溉,推进了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史书上说张守珪为了能让百姓早日恢复生产,曾设祭祈祷,结果当晚便山洪暴发,大量树木顺水而流,直至城下,张守珪遂取之用以修堰。[10] 

张守珪个人作品

贺破突厥状[11] 
右:张守珪表奏,突厥四万骑,前月二十五日至能讫离山,契丹泥礼等前後斩获俘馘,数逾十万,突厥可汗弃甲逃亡,奚王李归国及平卢军将等追奔逐北,计日歼灭,更闻奏者。伏以突厥新立,轻事用兵,彼之威众,在於一举。又两蕃与其结隙,交构未深,在於边隅,犹轸天算。陛下料其终始,指授规模,知其举种尽来,本自无策,劳师袭远,必合成擒;使蕃骑先锋,汉军坚壁,坐观成败,自战蛮夷。今契丹才交,突厥已破,计其奔北,必至丧亡,脱身获全,亦举众皆弃。北虏震慑,从此气衰,东胡保边,永不携贰,宽徭罢柝,自此可期。斯皆圣德远覃,皇威遐振,事无遗策,举不失图,臣忝迹枢近,亲承睿略,忭跃之至,倍百恒情,谨奉状陈轴贺以闻。谨奏。

张守珪轶事记载

编辑
欲以为相
唐玄宗对张守珪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稳定局势非常满意,准备封他为宰相,“上美张守珪之功,欲以为相”。但遭到宰相张九龄的反对。玄宗不甘心,欲“假以其名而不使任其职”。张九龄又劝阻说:“守珪才破契丹,陛下即以为宰相;若尽灭奚、厥,将以何官赏之?”玄宗这才作罢。张守珪虽没被封为宰相,但他在皇帝和大臣们心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12] 
收养义子
开元二十年(732年),张守珪任幽州节度,安禄山偷羊被抓住,张守珪拷问他,准备乱棍打死,他高声喊叫说:“大夫难道不想消灭两个蕃族啊?为什么要打死我!”张守珪见他长得白白胖胖,语言豪壮,就放了他。命令他跟同乡史思明一起抓活俘虏,他们只要出去就一定能够按时抓到,就把安禄山提拔为偏将。张守珪老是嫌安禄山过于肥胖,此人又一向令人敬畏,安禄山感到害怕就不敢多吃食物。安禄山以骁勇出名,张守珪就把他收为义子[13] 

张守珪亲属成员

编辑

张守珪长辈

曾祖:张迁朝散大夫、金州长史
祖父:张才,同州济北府折冲都尉
父亲:张义福,京兆府常保府折冲都尉,赠蔚州刺史。[14] 

张守珪妻妾

陈尚仙。[15] 

张守珪兄弟

弟张守琦,左骁卫将军。
弟张守瑜,金吾将军

张守珪子女

嗣子:张献通,朝散大夫、殿中丞
子:张献诚,兴元节度使。

张守珪旁系宗亲

侄子:张献甫,弟弟张守琦之子,兴元节度使
侄子:张献恭,弟弟张守瑜之子,兴元节度使。[16] 

张守珪历史评价

编辑

张守珪史书评价

《旧唐书》称赞他是“立功边城,为世虎臣。”[17] 
戴孚《广异记·张守珪》:“幽州节度张守珪,少时为河西主将,守玉门关。其军校皆劲勇善斗,每探候深入,颇以劫掠为事。”
唐代幽州刺史卢齐卿: “不十年,子当节度是州,为国重将,愿以子孙托,可僚属相期邪?”[18] 
《新唐书》和《旧唐书》记载瓜州当地百姓为纪念他的功绩“守珪以至诚感神,取材成堰,与夫耿恭拜井,有何异焉?”,更是给他刻石立碑。[19] 
《新唐书·张献诚传》在评论他的儿子张献诚时说:"献诚喜功名,为政宽裕,有机略,随方制变,而简廉不逮于父。"肯定了张守珪为政宽简,为人廉洁的作风。

张守珪古今评说

诗词评说:“唐代诗人贾至在《燕歌行》一诗中,以“国之重镇惟幽都,东威九夷北制胡。五军精卒三十万,百战百胜擒单于。”对张守珪可谓推崇备至。”[20]  、“唐代诗人高适的作品《宋中送族侄式颜》,一句“大夫击东胡,胡尘不敢起。”赞颂了张守珪征胡的丰功伟绩,称慕他被贬而志不馁。”
唐史并不如烟第四册开元盛世 唐史并不如烟第四册开元盛世
当地史记:“他是着名戍边将领,对开创唐王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21] 
当代书记:“李隆基改革兵制,任用哥舒翰、王忠嗣、张守珪等名将,开疆扩土,唐军所向披靡,横扫天下。”[22] 
战役点评:“张守珪空城退敌[23]  ————点评:此战,张守珪再演“空城计”,古老兵法适时而用,再建奇功。(古时有名的有:诸葛亮设空城计、张守珪空城退敌。)”、“张守珪诱番得虏首[24]  ————点评:三十六计之‘混水摸鱼’的经典战役。(张守珪之所以能平定契丹,关键在于先挑起敌人的内江把‘清水’搅混,然后乘乱前去‘摸鱼’。)”

张守珪讽刺争议

编辑

张守珪讽刺论

唐代诗人高适于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写的《燕歌行》是盛唐边塞诗中的杰作。当代学者多认为此诗与潢水之败事件有关,对张守珪“晚年恃功骄纵,不恤士卒”及“妄奏克荻之功”作
高适《燕歌行》 高适《燕歌行》
了讽刺。

张守珪非讽论

广西民族学院陆凌霄教授曾撰文通过唐代史实,联系高适本人的边塞生活经历,对《燕歌行》讽刺张守珪的意蕴作出符合客观实际的解释。[25] 
着名红学家蔡义江说:“高适《燕歌行》讽主将骄逸轻敌,不恤士卒,致使战事失利,此说诗者并无异议。”“然细看序文,知高适所刺者并非张守珪。”实谓讥刺的对象是指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奉命讨奚、契丹而轻敌致败的安禄山。[26]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陈伯海反对《燕歌行》为“刺张守珪而作”,对“刺安禄山作”之说也作了分析,认为“根据也很薄弱”。[27] 
东南大学教授王步高也不同意“刺张守珪说”,认为这是一首爱国的颂歌。他说此诗为张守珪而作,似无疑问。[28] 
商丘师范学院魏峨认为唐代着名边塞诗人高适的名篇《燕歌行》讽刺的对象不是张守珪,而是安禄山、赵堪与白真陀罗[29] 
参考资料
  • 1.    张守珪墓志铭:“我南阳公矣。公纬守珪,字元宝,姓张氏。/其先南阳人也,因宦于陕,故遂家焉。”
  • 2.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张守珪传》:张守珪,陕州河北人。姿干瑰壮,慷慨尚节义,善骑射。以平乐府别将从郭虔瓘守北庭。突厥侵轮台,遣守珪往援,中道逢贼,苦战,斩首千馀级,禽颉斤一人。
  • 3.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张守珪,陕州河北人也。初以战功授平乐府别驾,从郭虔瓘于北庭镇,遣守珪率众救援,在路逢贼甚众,守珪身先士卒,与之苦战,斩首千馀级,生擒贼率颉斤一人。开元初,突厥又寇北庭,虔瓘令守珪间道入京奏事,守珪因上书陈利害,请引兵自蒲昌、轮台翼而击之。及贼败,守珪以功特加游击将军,再转幽州良社府果毅。守珪仪形瑰壮,善骑射,性慷慨,有节义。时卢齐卿为幽州刺史,深礼遇之,常共榻而坐,谓曰:“足下数年外必节度幽、凉,为国之良将,方以子孙相托,岂得以僚属常礼相期耶!”守珪后累转左金吾员外将军,为建康军使。
  • 4.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十五年,吐蕃寇陷瓜州,王君死,河西汹惧。以守珪为瓜州刺史、墨离军使,领馀众修筑州城。板堞才立,贼又暴至城下,城中人相顾失色,虽相率登陴,略无守御之意。守珪曰:“彼众我寡,又创痍之后,不可以矢石相持,须以权道制之也。”乃于城上置酒作乐,以会将士。贼疑城中有备,竟不敢攻城而退。守珪纵兵击败之。于是修复廨宇,收合流亡,皆复旧业。守珪以战功加银青光禄大夫,仍以瓜州为都督府,以守珪为都督。瓜州地多沙碛,不宜稼穑,每年少雨,以雪水溉田。至是渠堰尽为贼所毁,既地少林木,难为修葺。守珪设祭祈祷,经宿而山水暴至,大漂材木,塞涧而流,直至城下。守珪使取充堰,于是水道复旧,州人刻石以纪其事。明年,迁鄯州都督,仍充陇右节度。
  • 5.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三》【唐纪二十九】:“开元十六年秋,七月,吐蕃大将悉末郎寇瓜州,都督张守珪击走之。开元十七年三月,瓜州都督张守珪、沙州刺史贾师顺击吐蕃大同军,大破之。开元十八年五月,吐蕃遣使致书于境上求和。”
  • 6.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二十一年,转幽州长史、兼御史中丞、营州都督、河北节度副大使,俄又加河北采访处置使。先是,契丹及奚连年为边患,契丹衙官可突干骁勇有谋略,颇为夷人所伏。赵含章、薛楚玉等前后为幽州长史,竟不能拒。及守珪到官,频出击之,每战皆捷。契丹首领屈剌与可突干恐惧,遣使诈降。守珪察知其伪,遣管记右卫骑曹王悔诣其部落就谋之。悔至屈剌帐,贼徒初无降意,乃移其营帐渐向西北,密遣使引突厥,将杀悔以叛。会契丹别帅李过折与可突干争权不叶,悔潜诱之,斩屈剌可突干,尽诛其党,率馀众以降。守珪因出师次于紫蒙川,大阅军实,宴赏将士,传屈剌、可突干等首于东都,枭于天津桥之南。
  • 7.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张守珪传》:二十三年,入见天子,会藉田毕,即酺燕为守珪饮至,帝赋诗宠之。加拜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赐金彩,授二子官,诏立碑纪功。
  • 8.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二十六年,守珪裨将赵堪、白真陁罗等假以守珪之命,逼平卢军使乌知义令率骑邀叛奚馀众于湟水之北,将践其禾稼。知义初犹固辞,真陁罗又诈称诏命以迫之,知义不得已而行。及逢贼,初胜后败,守珪隐其败状而妄奏克获之功。事颇泄,上令谒者牛仙童往按之。守珪厚赂仙童,遂附会其事,但归罪于白真陁罗,逼令自缢而死。二十七年,仙童事露伏法,守珪以旧功减罪,左迁括州刺史,到官无几,疽发背而卒。
  • 9.    《唐史演义》第四十五回:“守珪素娴将略,既至幽州,整练士卒,壁垒一新。”
  • 10.    《太平御览》卷七十三·堰埭:张守珪为都督,瓜州地多沙碛,不宜稼穑,每年少雨,以雪水溉田,至是渠堰尽为贼所毁,既地少林木,难为修葺。守珪设祭祈祷,经宿而山水暴至,大漂材木塞涧而流,直至城下,守珪使取充堰,於是水道复旧。
  • 11.    《全唐文·卷二百八十九》:贺破突厥状
  • 12.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四》
  • 13.    《旧唐书》:二十年,张守珪为幽州节度,禄山盗羊事觉,守珪剥坐,欲棒杀之,大呼曰:“大夫不欲灭两蕃耶?何为打杀禄山!”守珪见其肥白,壮其言而释之。令与乡人史思明同捉生,行必克获,拔为偏将。常嫌其肥,以守珪威风素高,畏惧不敢饱食。以骁勇闻,遂养为子。
  • 14.    张守珪墓志铭:“曾祖,朝散大夫、金州长史迁;大父,宣威将军、/同州济北府折冲都尉卞;烈考,京兆府常保府折冲都尉,赠蔚州刺史义福。”
  • 15.    薛海洋,唐陈尚仙墓志,河南美术出版社,2008年3月
  • 16.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弟守琦,左骁卫将军;守瑜,金吾将军。守珪子献城、守瑜子献恭、守琦子献甫,三人皆为兴元节度使,各自有传。
  • 17.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郭虔瓘、郭知运、王君、张守珪、牛仙客、王忠嗣,立功边域,为世虎臣,班超、傅介子之流也。
  • 18.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五十八》
  • 19.    《旧唐书·卷一百零三·张守珪传》:“守珪使取充堰,于是水道复旧,州人刻石以纪其事”。
  • 20.    《全唐诗》卷二百三十五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5-27]
  • 21.    走进平陆>>历史名人>>唐代戍边将领——张守珪  .平陆县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14-05-27]
  • 22.    曲昌春.《唐史并不如烟》第四部开元盛世:中国书店,2011年4月:内容简介
  • 23.    刘润泽.运筹谋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第四卷 诡谲篇,第六篇 诡示计——诸葛空城,七、张守珪空城退敌
  • 24.    蔡东藩.唐史演义: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5月1日:第四十五回,张守珪诱番得虏首
  • 25.    陆凌霄,“高适《燕歌行》意蕴寻绎”,《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1995年04期,第94-98页
  • 26.    蔡义江,“高适《燕歌行》非刺张守珪辨”,《文史哲》,1980年第2期
  • 27.    陈伯海,《高适〈燕歌行〉三题》,《中文自学指导》,1985年第6期
  • 28.    王步高,《爱国诗词鉴赏辞典》,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5月
  • 29.    魏峨,为张守珪讨个说法──高适《燕歌行》讽刺对象略论,《商邱师专学报》 ,1999年01期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