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伊努人

编辑:互学吧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31 09:07:24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阿伊努族一般指阿伊努人
阿伊努人(阿伊努语:Ainu),或翻译成爱努人、爱奴人、阿衣奴人,居住在俄罗斯库页岛和日本北海道
中文名
阿伊努人
外文名
Ainu
翻译
爱努奴人、阿衣奴人
居    住
俄罗斯库页岛和日本北海道

阿伊努人定义

编辑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人种
欧罗巴人种(白种人),黑皮肤,五官具有着欧罗巴人种的典型特征。
含义
在阿伊努语中,“阿伊努”是“人”的意思。在今天,很多阿伊努人不喜欢“阿伊努”这个称谓,而希望人们称他们为“ウタリ”(日语罗马拼音:Utari,音“乌塔里”,阿伊努语中“伙伴”的意思)。在官方的正式文献中,则“阿伊努”和“乌塔里”这两种称呼都可以被找到。
在阿伊努文化中,最典型的是万物有灵信仰(Animistic faith),阿依努语(Ainu language)和口头的传统(oral tradition)。
日本国的原住民
亚洲东部日本国的蛮夷。古文献亦称“虾夷”。主要分布在北海道
“阿伊努”一词,在该族语言中是“人”的意思。旧石器时代末期或新石器时代早期曾广泛分布于日本列岛。18世纪以前在坎察加,20世纪以前在库页岛南部、千岛群岛、本州北部也有分布,后被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迫退缩至现在住地。 在十七至十八世纪,阿伊努族大部被消灭,人口逐渐减少,现仅存2.4万人(1980)。属于蒙古人种欧罗巴人种混合类型。身材比和族稍矮,肤色淡褐,头发黑色呈波状,有着欧罗巴人种的面孔,体毛发达。多年来与和族通婚,纯血统后裔逐年减少。使用阿伊努语,系属不详。分口语、雅语。有用雅语传述的民间故事和叙事诗,现仅在老年中流传。一般中、青年人皆通日语。信仰万物有灵和多神,崇拜祖先。以前,每年皆举行隆重的“熊祭”和“鲑祭”。妇女多于口部周围、 前腕和手背文身。 长期从事渔猎,近年大多转事农耕。古时曾以鸟羽、 兽皮、 鱼皮制衣;以鸟兽鱼肉为主食。擅长制作和驾驶独木舟。有独特的木架茅屋。现在的衣食住行,已与和族无别。
他们的祖先
有人认为,他们的祖先是新石器时期早期(约六、七千年以前)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就从东南亚迁居到日本。某些学者认为,阿伊努人是阿拉伯人移民,他们在某个时期控制了远东广大地区后分布在本州诸岛。随着日本的一些民族逐渐向北方移民,他们的地盘日益缩小。从公元七世纪后半期起阿伊努人被称为“虾夷”,系夷狄之意,这是日本人对占据日本外族或土着的称呼。大约从公元十四世纪中叶起逐渐地改称为阿伊努人。也有人说他们是绳文人后裔。
北海道
孤独牧羊人
阿伊努人自明治时期结束后,几乎不为和族所记起,他们为生存而呼吁的微弱呼声更是被置若罔闻。1993年,是联合国的“国际先住民年”。有关的研究、调查才纷纷公诸于众。还在60年代,一位姓茅边的日本女作家曾到阿伊努人居住的日本名景之一阿寒湖畔、十胜采访,并于80年代出版了叙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述阿伊努人生活的《生活在阿伊努人的世界里》一书,使人们对这个民族有了一种具体的了解。而富正义感、并一向痛恨侵略、掠夺的日本学者堀内光一写的《不屈的人们——伊努》更是被阿伊努人视为理解自己的一部着作。阿伊努人有着远比
自称祖先“是从天上下来的”或“是由大陆蒙古腹地迁来的”和族更悠久的历史。他们是日本列岛最早的居民和主人。最早的历史可追溯至日本擦文化时期,也就是旧石器时期或新石器时代。由于被歧视、欺压,1980年阿伊努人人口竟减少到2.4万人。而古代阿伊努人曾是一个渔猎民族,驾着独木舟在海上游弋,持枪在林中逐鹿奔跑,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属蒙古人种和欧罗巴人种的混合类型。他们不高的体型、淡褐色的皮肤及波状翻卷的黑发,都显示出其与大和民族不同的特点。他们信仰万物有灵和多神,每年都举行隆重的“熊祭”和“鲑祭”仪式。广袤的北海道森林和原野、蔚蓝的大海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故乡。

阿伊努人带来机遇

编辑
阿伊努人的狩猎 阿伊努人的狩猎
然而,随着和人的到来,昔日的田园生活成为了永不再来的回忆。每年,当如织的游客奔向这里赏雪、观草原、呼吸着清新透明的空气时,这里的真正主人阿伊努却退缩在日本政府划给的“给与地”里,并因此成为日本岛上最孤独的也是最贫寒的一群,被日本社会所遗忘。他们的处境与这个经济实力位居第二的强国一点也不相称。那么,号称自己是“天上下来”的和族对日本岛上的先住民干了什么?在今天,又给了阿伊努人一片什么样的生存地呢?
三千年前阿伊努人的家园被日本大和民族(太阳的子孙们)侵略了。阿伊努人被奴役、被杀害,并被赶出了他们生活的土地…… 最后他们在日本北部的岛上找到了避难所。阿伊努妇女会在嘴上和手臂上刺青,阿伊努人最主要的宗教仪式是杀死一头被当作宠物的熊。他们歌唱、演奏乐器,并通过舞蹈和饮用米酒的方式来庆祝熊神之灵的离去。
对于阿伊努人,日本在18世纪以前的史书记载中是将之归于“异国人物”、“外夷人物”范围的。日本古代一直称阿伊努人为“虾夷”,并根据其地理分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布分为东虾夷、西虾夷、渡岛虾夷、渡觉虾夷等。“虾夷”一词带有贬义,直译是“毛人、囚俘、蕃人”的意思。
和人对于生活在日本岛上的这些居民的掠夺在古代就开始了,而到了明治时期,随着资本主义在日本的发育,对阿伊努人的掠夺更是达到了顶峰。此时,阿伊努人基本上开始失去自己的生存空间。明治32年,在猎够了野鹿、贩够了兽皮、侵占了土地、甚至几乎将野鹿猎至濒临灭绝之后,为使掠夺合法化,天皇干脆让地方政府制定了赤裸裸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合理”地把妨碍和人“开发”的阿伊努人赶到划给的“给与地”圈内。阿伊努人的大片地转眼通过所谓的“保护法”变成了蜂拥而至的和人商人的财产。而弱小的阿伊努人犹如一匹野马变成了羊圈中的羔羊。

阿伊努人悲愤控诉

编辑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当年,北海道稚内市一个渔村里的一位阿伊努老人在叙述这段历史时,悲愤地对学者堀内光一说:“日本人这样的家伙从很早时就是这样(掠夺)的。而日本对朝鲜、中国的侵略不也是这样开始的吗(开拓团进入)?日本人十分狂妄自大,不仅轻视朝鲜人、中国人,就连对(日本国内的)阿伊努人也充满轻蔑。说什么‘阿伊努人就跟狗一样’之类的话。这些日本人的祖先侵略了一直生活在和平之中的阿伊努人,但在历史书中从不写。日本政府让我们在‘土人教育所’学习的东西与日本人也是不同的。日本人侵占了阿伊努人的领土,并以《旧土人保护法》让不能自立的阿伊努人交纳税金,服兵役。我在昭和十三年就被召集到中国的独立守卫队呆了三年。在中国,日本人自身却不知道自己所犯下的是罪行。他们用武力侵略中国东北,派日本满洲开拓团移民去中国人辛劳开垦出来的土地上,他们将中国人用汗水劳作收成来的七成粮食榨取为己用。他们还制造南京大屠杀、杀害中国妇女、儿童,他们的这些禽兽行为日本人还不知道。还说什么‘阿伊努人毛发和狗、和熊一样多’这样没有人性的话。”
这位老人最后用谴责的语气说:“阿伊努族中没有小偷也没有乞丐,那是我们的祖先和亲人教导的结果。日本人才是小偷,他们借助天皇的名义成了一个从阿伊努民族这里掠夺丰饶土地的最大的小偷!”

阿伊努人发展机遇

编辑
日本人从明治年间对阿伊努民族居住的北部广阔的山川河流、海洋的发展扩大,给落后的阿伊努人带来了发展机遇,也给北部广阔的自然带来了文明。此前,北方岛屿上天然资源的使得阿伊努人能够以比较简单的方法也可以独占的渔猎产品,并因此过着比较暴富的生活。关于这一点,从90年代初从北海道各地挖掘出来的阿伊努人遗址中的文物可以得到证实。日本人的到来,改善了阿伊努的落后面貌,由于“弓箭狩猎不安全”,和族人租借给他们最新式的猎枪。但封闭守旧的阿伊努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进入文明社会的主流,和族人不仅给阿依努人生活用品还教会他们通商,仅明治十三年一年日商在此收购的鹿皮就有12500张之多,有一年竟高达70000多张。官府制定的收购政策彻底改变了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虽然动植物的数量有所下降,但使得日本列岛物种的价值得到了肯定,从此日本列岛进入了文明的开发阶段。而且《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还将阿伊努人的营农地划出来,作为提供他们基本生活的保证。

阿伊努人今天境况

编辑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在日本岛本州日本海一带,有一个名叫穗别的小镇。这里壕深路陡、杂木丛生,年代久远的茅屋和木屋里生活着阿伊努人。冷清的村落和灰暗的屋子显示着这里的贫穷。年轻人在农闲时就早早到和人开的渔场上去找打工的机会,但微薄的收入改变不了阿伊努人生活。受歧视、低雇金,像山一样压在阿伊努人身上。尽管如此,他们为了糊口仍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干。自视优秀、先进的和人把阿伊努人聚居的村落蔑称为“薯部落”,即又土、又粗、又穷的意思。这种蔑称集中体现了日本岛的阿伊努人生活在今天日本社会的境遇。他们尽管被日本一些研究者和日本社会描述为“现在的衣食住行、生活方式,已与日本人无别”,但阿伊努人的妻子们仍不能像普通日本人家庭那样,由丈夫在外工作、劳动,妻子作“主妇”专门操持家务、带孩子。为了生活,她们也要外出做工挣钱,成为日雇工人、临时工、小时工,回家后还要干繁重的家务劳动。贫穷使阿伊努人的不少家庭被疾病所困扰。有的家庭由于没钱治病、无力抚养孩子,竟发生过十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存活下来的事。根据《旧土人保护法》,他们理应得到医疗方面的优惠照顾,但事实上,能兑现的很少。

阿伊努人为国做战

编辑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弱者的呐喊——新法制定而战
1992年12月,阿伊努人的组织——北海道同胞协会理事长野村作为阿伊努人的代表,在联合国集会上发表了演说。演说陈述了阿伊努人由于日本政府的同化政策被否定其传统文化,剥夺了领土(北海道、桦太、千岛群岛)和生活手段的事实,强烈抗议并要求日本政府根据《国际人权规约》,为阿伊努人的生存权利制定新法。但日本政府强词夺理作了拒绝:“享有自己的文化,实践自己的宗教,以及使用自己的语言是被我国宪法所保障的每个人的权利。但在联合国《人权规约》中规定意义的少数民族,在我国不存在。”这种说法显然与先前制定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是相互矛盾的。阿伊努人的抗议一直未断。他们把自己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存在事实再三向日本政府、向联合国提出来。慑于当时国际先住民自立运动的高涨,日本政府曾于1957年以改善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为目的,修改过《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中的107号规定。但几十年来,日本媒体、政坛很少涉及这一问题的落实情况。日本还是以“单一民族国家”姿态出现。近年,在阿伊努人中的有识之士的努力下,日本国宪法终于决定包含“尊重阿伊努人权利”的若干内容。其中包括人权保护、振兴民族文化、创设自立化基金及设立审议机关等项内容。阿伊努人的抗争由此获得初步的胜利。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民族 外国历史 各国历史 历史 其他文化